调色风格的雕琢:从《七月与安生》到《少年的你》

田蛟波、张超 等人看过

David Rivero(李大卫)曾主导近50部电影的调色工作,代表作品包括《少年的你》、《狄仁杰之四大天王》、《七月与安生》,《爵迹 上/下》、《战狼》、《喜欢你》和《西游记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等;与此同时,为大量商业广告和短片提供调色服务,如由陈可辛执导并使用iPhone X拍摄的Apple短片《三分钟》,另外还有VogueFilm、百事、迪奥、大众、卡地亚、小米等品牌。



对于一部像《少年的你》这样细致和精心制作的电影来说,在正式开始拍摄之前,通常会有很多决定和测试,调色也自然是测试中的一部分。


在拍摄《少年的你》之前,我与导演曾国祥、监制许月珍以及摄影师余静萍一起进行了讨论,这样我们就能事先知道可以知道在美学上或是对故事情节的支持上,调色可以起到什么作用。


我们的第一次调色测试是在开拍前,当时剧组正在进行相机和镜头的测试。这时候,我们已经尝试了各种不同的色调,并确保了现场摄影和后期的调色 能够协同。


那时,我们产生了制作一个胶片拷贝、再将其扫描的想法,以获得更真实的“胶片感”。尽管最终这个想法并没有得以实现,我们确实与一个欧洲的胶片实验室进行了一些测试,而这些测试也影响了我们之后的调色方向。


至于素材管理,我们的大多数素材都在Alexa和Alexa Mini上。调色平台选择了DaVinciResolve(除此之外还有Mistika可选),因为它与胶片实验室更好兼容,并且提供了更好的跟踪能力,但这也意味着实时回放可能会成为一个问题。为此,我们选择渲染为DPX 2.8k,最大保持原始分辨率,同时用这些文件进行与胶片实验室的测试。分辨率是关键因素,因为胶片可以以4k/5k分辨率扫描(虽然不会得到新的图像细节,但可以得到能多“胶片”细节)。


根据我们和胶片实验室的交流,我把调色工作大致分为三“层”,力求以最简洁的方式处理调色工作:

  • 底层(第一层,Resolve中的片段前群组)是从Arri LogC到FilmLog的LUT转换;
  • 中层(Resolve中的片段群组)是我的调色处理;
  • 顶层(Resolve中的片段后群组)是Kodak 2383。


在我们做完第一遍调色后,实验室会处理胶片,给我们扫描文件,我们在该文件上再做一次调色。虽然我们最终没有使用胶片拷贝,但我们仍然沿用了这一工作方法。


这些测试也给我们的创意提供了基础和反馈。数字中间片(DI)的最大自由和优势在于,它能够改变调色工作中的几乎任何方面——而我们也是这么做的。



我们保留片段前群组,而对片段后群组逐场景、逐序列进行修改。在某些情况下,我们将Kodak 2383 LUT的透明度降低,并添加一些修改;而其他情况下,我们从零开始重建调色(例如大部分夜景)。


传统上,或者从严格的技术角度讲,LUT不应当被随意改动(尤其是技术LUT)。因为LUT是为某个特定目的或转换量身制作的,后期对其的改动的确会减弱它们的作用和效果。虽然如此,LUT(包括技术LUT)不过是一个不可更改的预设,而我们对于图像有非常清晰的想法,也明确地知道哪里无法用LUT实现这些想法。我们对于阴影设置了特别的通道(在有些序列非常深重),我也总是设定一个镜面高光通道。虽然Kodak 2383仍然在一些序列里被部分保留,影片的大部分与原始的LUT效果有很大不同。我们通过多次迭代的工作(每个序列有2至5个版本)创作出有生命力,自然和富有美感(不一定是最美丽,但应恰如其分)的效果。



与导演曾国祥和监制许月珍合作的一个特点就是在过程中会涉及到很多创意性的挑战。创意也意味着改变,在敲定最终效果之前要修改出几个版本是家常便饭。这是创作工作的一部分。


长期的合作给我们带来了特别的默契。我们在创作中建立了信任,可以直接有效地交流观点,而无需猜测彼此的想法。《少年的你》的定位从一开始就很清楚:影调主要参考《爱情是狗娘》这些2000年前后拍摄的反映拉丁美洲拉美现实题材的电影。自然的色调,相对剧情片来说已经有了丰富的色彩。而人物和故事情节也会让观众觉得很压抑,在具体调色时,不需要用色彩再加以强调(但也无需减轻这种感觉),而是采用自然的色调给人带来真实的感受。


而《七月与安生》的手法就相当不同:有时对比度柔和(低),有时偏色,有时两者兼而有之,影片情绪和风格有很大起伏,与故事情节的发展相合。


Vogue短片《独角戏》截图


为《七月与安生》创作的独特风格和情感是我在潜意识中处理类似故事或者人物的方法。例如,在《七月与安生》完成一年后,我再次和曾国祥合作,制作Vogue短片《独角戏》。在思考《少年的你》的调色方法时,我意识到这部短片的色彩与《七月与安生》很相似;还有几部女性主题的短片和广告片,当我有足够创作自由时,也有相似风格。而这些作品是用不同的调色工具完成的(一些使用Mistika,一些使用Resolve),而且并没有采用LUT。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我对《少年的你》的调色就更加有信心了。了解到自己工作的惯性,我可以着意避免自己被这种惯性左右。最终,画面色彩丰富,对比度鲜明,皮肤暖色调,带有些许经典的Kodak2383痕迹(例如蓝-青偏移)。此外,我也不再默认地美化图像:在《七月与安生》中,我可能会用暗角对图像稍加美化(多数图像都可以这样美化),但在这部影片中我不会这样做。我更多的保留了图像的“原始”,在面部过亮或过暗的时候,也保留这样的自然感。我只在远景上对环境做一些处理,营造敬畏感。然而在中景和近景上,我没有采用这种环境处理,而是让人物处于更自然的环境中(有时昏暗肮脏,有时色彩明亮),承托故事情节与情感。为了达到这个效果,我花了比在《七月与安生》时更多的时间处理人物的面部和眼睛,保证人物的眼睛和面部在必要时足够清晰和锐利,或者对比度更大,或者更有质感。


《七月与安生》截图


《少年的你》截图


《七月与安生》里我最喜欢的一幕在是两个人在浴室里争吵,而在《少年的你》是“废弃的剧院”。这两场戏都是情感强烈的场景,而我也在这两个场景上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在一些方面,两者的处理手法相同(例如面部),就像音乐中的旋律;在另一些方面,两者截然不同,例如整体色调(就像图像的和声):“浴室的争吵”用渐渐增强的对比度、最后一个镜头中七月跪地哭泣时的色彩偏移,带来愈来愈重的压抑感、戏剧性;而剧场镜头没有这样的变化,色彩始终和谐不变,但我花了很多时间推敲这些色彩,温暖,但人物服装和高光带着冷色反差。不过,最大的工作量是在人物的面部,将人物的眼睛处理得清晰锐利,在需要表达强烈情感时尤其如此。


调色工作之美,正如其他许多创造性工作,在于没有客观的对与错,而是取决于个人品味。虽然如此,我与曾国祥导演以及他的出色团队一起创造的风格和技术,与影片本身的调色一样重要:意识到由我们第一部作品确立的戏剧“风格”、刻意将之规避,拒绝惯性的工作,实验新的创意,最终为这部影片的色彩创造了独特的生命力。

本文为作者 大雄 分享,亚博游戏手机网页版登录8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亚博游戏手机网页版登录8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亚博游戏手机网页版登录8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107cine.com/stream/119243
相关文章

少年的你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