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万人围观性剥削背后,是韩国性别的分裂

3月26日 13:33 564


如果有人问,你见过地狱吗。我会说,见过,韩国「N号房间」


女孩A刚毕业,在推特上看到兼职招聘信息,随即联系了所附的Telegram(一种即时通讯软件)账号。


女孩B某一天收到一条消息说“你的个人信息被泄露,正在被恶意传播”,她急切点开了附录链接。


不管故事如何开头,她们都被推进了相同的地狱,「N号房间」。女孩A自残重要部位、女孩B裸体学狗叫,这些视频在这里被数千人观看和分享。


韩国「N号房」事件,又称「博士房」事件。简言之,是指从2018年下半年到今年3月间在Telegram发生的一起大规模性剥削罪案



犯罪者多为20岁左右男性,他们建立多个聊天室,将对女性进行性威胁得来的照片、视频、个人信息等发布在聊天室,甚至进行直播和线下犯罪。


受害女性有很多是未成年,年龄最小的才11岁,还在读小学。


韩国是个很神奇的国家,总能拍出高度映照现实的电影。而他们的现实,又往往如此猎奇而匪夷所思。


芥川龙之介说:“生活本身比地狱更像地狱。”生活本身,也比电影更像电影。




「身上刻着“奴隶”字样的女性、姿势怪异的裸体女孩,个人信息以赠送方式提供,“强/奸”一词像问候语一样随处可见。用眼睛看到也无法相信的现实,充满肉色的地狱在手机中实时展开...」


偷偷潜进过「N号房间」的记者,这样写下这一令人毛骨悚然的景观。



以性剥削为主题的各个聊天室房间内,有着不同主题。


散布非法拍摄女中学生裸体照的房间、性虐待幼儿的色情制品房间、散布熟人照片侮辱他人的房间等等。


付费的会员可以根据自己喜好自由选择,"女军人房","女警察房","女护士房","女中学生房","女教师房".......



在这些中,又以“博士”的奴隶房最为着名。他像个疯狂的情色片导演,制造着属于他的“奴隶”们。


胁迫女孩们在身体刻上“博士”、“奴隶”的字样,让女孩们在裸体状态下把内裤蒙在头上,或像疾病发作一样翻转眼睛,身体哆嗦着拍摄视频,她们也全都伸着小指,这是"博士创作的作品"的犯罪标志。


韩国一直以来的“数码性犯罪”都非常猖狂,是着名的偷拍大国


很多韩剧韩影里都有类似场景。


韩剧《就算敏感点也无妨》第二季有一集,就是女职员们在厕所发现了偷拍摄像头,请求公司解决,男同事们却一边说着,“不要总想着把事情搞大”,一边搁置解决。



上厕所成了女职工的梦魇,她们从此要反复检查周围有无可疑的洞孔,如果有,就用胶水、卫生纸或是修正液堵上。


[82年生的金智英]里也有一段,公司三楼的女厕被人偷拍放上了网络,男同事们无人报警,却在私下争相传阅。


直到很久,女同事才知晓,金智英和女伴们惊恐地聊着这件事,讨论以后一定要随时察看,开着玩笑“干脆以后带夜壶吧”,几个女人笑得悲伤又无奈。



偷拍文化在韩国社会瘟疫一般盛行。很多女性无法改变环境,只能逼迫自己去适应。


但这一次的「N号房」事件,又比以往所有的“数码性犯罪”都更为恶劣。因为不仅是偷拍,他们更用了各种威胁和胁迫手段。


或通过发信息,或在推特等平台公布钓鱼链接,获得对方的个人信息后,掌握女孩们的社交网络,再要求其大尺度照片。


他们会用各种策略迫使女孩们听话,比如威胁将色情材料发送给亲朋好友等。如果这种特殊策略不起作用,还会将犯罪带入线下。



当“奴隶”拒绝合作,他们会在聊天室中公开她的身份信息,工作地点,居住或上学的地方。再诱使聊天室的男性成员找到女孩,强/奸她,记录下强/奸并在网上发布。


这是一种惩罚方式,然后,还可以作为色/情材料继续上传和出售。


有一个中学生的女孩在发现她上小学的妹妹成为受害者后,曾恳求罪犯停止伤害妹妹。结果,就在一辆车内,她也遭到了聊天室成员的拍摄和强/奸。


异常丧心病狂。可以说,「N号房」事件的所有参与者,已经丧失了作为一个人的基本良心。


更残酷的是,这个事件参与者的人数难以想象的庞大。据公布,有超过26万男性,观看或共享过这些视频和图片。


想起韩国电影[女警]里的一个情节,年轻姑娘被人下了药,被拍下了裸体。把女孩逼上自杀道路的,是一条预告:超过三万赞,在网站公开私密视频。



对“博士”这样的房间运营者来说,女孩的生与死是不重要的,她们只是他用来涨粉和获取暴利的手段。


几万的会员,几万的赞,几万的点击量。年轻女孩的尊严与生命,被压缩成了几个数字。


“博士”们固然是罪无可赦的人间恶魔,而进入过房间的每一个人,也都是真正拿刀的杀人犯。


日前,“博士”赵主彬已经被逮捕。韩国群众通过“青瓦台国民请愿”版发起请愿要求公开26万名共犯的名单,已经超过百万人参与。



但是,我们知道,要真正惩罚26万个围观者,显然是不现实的。即使是公开这些人的信息,也很难实现。


在「N号房」心安理得地围观过犯罪,数量庞大的韩国男性们,分散在韩国社会的各行各业,各个角落。


他们连接起了一种无孔不入的社会氛围:厌女



「因为太委屈而睡不着觉,我又没有犯罪,只是交了费用观看正当的成人内容这也是错吗。真正错的是那些上传自己身体视频的淫/乱女,26万人才是受害者...」



加害者反成受害者,受害者反成加害者。挺神奇,这些男人的脑洞让人怀疑他们是不是真的太久没睡而傻掉了。


然而不是,这类流行的「男性被害者」论调在韩国男性中很有主流市场,他们真的觉得自己更是弱势群体,女性才是剥削者和加害者。


这种事不是第一次了。


电影[82年生的金智英]和它的原作书籍在韩国热卖和热议之际,某些韩国男性很愤怒。


他们给电影恶意打分2.84分(10分制),金智英的演员郑裕美遭到死亡威胁,在节目上推荐书和电影的爱豆被焚烧照片和集体抵制。



奇怪的是,引发如此强烈反应的[82年生的金智英]是说了啥极端的仇男故事吗?


不是的。它只是平和地讲了一个普通韩国女性的人生,从她出生到成长所经历的家庭和职场困境,一个无形的性别歧视的网如何框柱了她的人生。


但在有着强烈厌女甚至仇女情绪的所谓「男性被害者」那里,他们自认辛苦服役,保家卫国,女人们却在安于享乐,过度争取女权。


女性是没有资格表达自己不满的。


他们认同的主流叙事,是为了抵抗《82年生的金智英》而自己写下的《90年生的金志勋》:男人要服兵役啊,结婚时要负担婚礼和婚房费用啊,聚餐时要给女人挡酒啊......


承受着各种保护和惠利的女人们,哪里还有资格说自己是性别受害者呢?


异常发达的网络时代,「男性被害者」论调通过各种社区论坛广泛传播,比如臭名昭着的极右网络社区“ILbe”(??)。



“ILbe”用户多为年轻男性,线下也许是安静寡言的快递员、性情和善的学生、乐于助人的店员等等无数普通人。


但在线上,他们是大肆发表仇恨女性、仇恨外籍劳工、恐同言论的语言暴力分子。


“ILbe”有着一套成体系的人肉、迫害、黑话规则,是韩国危害最大的网络恶俗狗窝。一个数据说,有八分之一的韩国男性在这个网站网暴他人,被称作「ILbe虫」。


韩国有句流行语说,「ILbe虫哪里都没有,也到处都有。」因为,身边的任何男性好友都有可能就是隐藏深久的“ILbe”用户。


和「N号房」的付费用户多像啊。也许就是那个每天出门和你打招呼的友好邻居男,晚上却是「N号房」的常客。


运营者“博士”本人赵主彬就是一名学霸,多次获得奖学金,担任校报的记者和主编,几个月前还在参加公益活动。让人细思极恐。



而「ILbe虫」们普遍对女性充满了憎恶。


他们用「泡菜婊」(???,虚荣的女性)称呼所有的本国女性,还会偷拍、辱骂、人肉路边女生,甚至会把自己家庭女性成员的裸照发布到论坛上寻求辱骂。


除了「泡菜婊」,他们还创造了一大批指代特定女性的嫌恶网络用语。


比如[82年生的金智英]里,金智英被路人指点着骂的「妈虫」(??,无法管教好小孩或全职带小孩的年轻妈妈)



还有各种“XX婊”。


「大酱婊」(???,爱穿名牌炫富的奢侈品爱好者);「狗屎婊」(???,自私的女性);「啊不知道婊」(????,无知又无逻辑的女性);「逼婊」(???,所有女性)......


「N号房」里,用户把女孩们称“奴隶”,把强/奸称“调教”。最常见的女性名称是“xx狗”,美化一下就是“来月经的东西”。


写到这里也许有人就明白了,Telegram上付费围观「N号房」性剥削犯罪的有26万名男性。


这个数字并不是凭空出来的,某些仇女的社区环境一直在塑造着这样的男性。


「N号房」的付费者,很可能就是以往的「ILbe虫」们,这些人必定有着很高的重合度。



福柯老师说,人的本质,如果真的存在这种东西的话,只不过是人所处环境的规范和习俗苟合之后的产物。


厌女是种瘟疫,会传染,尤其在韩国新世代中。大多是未能顺利就业的20多岁男性,对这种「剥夺感」自我补偿的一种形式。


和韩国近些年的兵役制度有关。


自上世纪60年代起,为了补偿义务服兵役的男性,退役男性在企业面试、公务员考试等多种重要考试中都有着5%的加分政策。


来到新世纪初,这一加分政策因为被判定违宪,而被正式撤销了。


几乎同一时期,依法规定丈夫是一家之主的「户主」制度也被废除。


再加上世纪末、新世纪初,亚洲金融危机的影响,随着企业雇佣灵活化制度的推行。许多丢掉饭碗的男人,得跟越来越多进入职场的女性竞争工作机会。


有韩国作家回忆说:「许多关于女性的负面刻板印象、大量性别标签都是在2000年代初开始出现的」。


今天,韩国经济再次陷入颠簸,而韩国社会的阶级固化早已完成,青年人的上升渠道几乎被堵塞。


李沧东的[燃烧]里,底层青年钟秀大学毕业后,只能回家铲牛粪。洗漱时,电视里在说:「韩国青年的失业率,在OECD组织中呈现最快增长趋势」。



在竞争异常激烈的就业市场上,韩国青年的失业率从过去的6.9%已经跃升至了今天的9.9%。


更让男性担心女性优越的是,20岁世代的就业率,女性以64.4%的数字反超过了男性的63%。


一项《关于男性生活的基础研究Ⅱ》报告指出,男性认为二三十多岁的女性是韩国最为受惠的群体。


「坦率来说,看到女学生们在大学拿到好学分、找到好工作,成为男人的竞争对手,就会忍不住产生“什么?她们要嚣张到什么时候?”的想法。」


一个大学学生会男性会长这么说。男性在竞争中落败产生的不满和愤怒,是被转移到女性身上的。


而近两年兴起的“Me Too”运动,让韩国女性能发出越来越多的声音,更激发了男性的“被迫害感”。



「韩国的性别战争相当丑恶,尤其是年轻一代。」很多无法想通的事情,放在性别战争的语境里,就可以想通了。


不是人性本恶,是抽刀向更弱者,是对另一性别的憎恶与发泄。越是凌辱,就越能获得变态的心理快感。


就像该死的“博士”赵主彬,他以“小丑”(Joker)自比。



参考资料:

[1]韩国N号房记者实录完整翻译,凤凰天使TSKS 

[2]n号房事件,维基百科

[3]在“82年生的金智英”的韩国,女性的处境与斗争,豆瓣

[4]厌女文化引爆南韩两性大战,天下杂志,2016.10.24

[5]韩20多岁男性成为厌女症主力军,原因何在?韩民族日报,2016.5.25

[6]狗窝/最佳网文日报储藏所,恶俗狗维基

[7]害怕被抛弃的欧巴们,韩剧以外的仇女世代,womany.net,2016.9.8

本文为作者 《看电影》杂志 分享,亚博游戏手机网页版登录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亚博游戏手机网页版登录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亚博游戏手机网页版登录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23949

《看电影》杂志

点击了解更多
看电影杂志
扫码关注
《看电影》杂志
我要评论